湘艺小说网

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

小说:格兰自然科学院 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15:50
  “你说,我们像不像一群鼹鼠,我是鼹鼠爸爸,你是鼹鼠妈妈。”
  地下深层的岩窟里,雷洛和萝拉说着悄悄话,即使这个笑话并不好笑。
  物资匮乏,饥饿蔓延,前几天又有一个小女孩病倒了,但躲藏在此处岩洞内的学者们,却无能为力。
  “你是不是后悔了?”
  萝拉趴在雷洛胸口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。
  “后悔什么?”
  “后悔没能像那些文明一样,花费一些资源,将一部分人类学者也送入地心世界。”
  萝拉的话让雷洛稍稍沉默,但很快便摇了摇头。
  “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,没有希望的活着,这不是我所想要的学术界,那里也不是什么世外桃源。”
  “好想再出去看看外面的星空。”
  萝拉似乎想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,低声喃喃。
  人越是在濒临绝望的时候,越是多愁善感。
  雷洛知道她已经连续半个月,将自己的那一份食物分出一半,给岩洞里的几个孩子,但这对于此刻残余的人类学者而言,不过是杯水车薪,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,只能作为她的自我安慰罢了。
  至于她说想去看星空,虽然她嘴上不说,雷洛也知道,她是想孩子了。
  但即使如此简单的愿望,在这个末日世界,也成为了一种奢望,除非必要,躲藏在这里的人决不能长时间暴露在地表,否则那些长期监视地表的超体人,很可能会随时找来。
  “雷洛,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眼中所谓的法则规律,不过是浩瀚宇宙混沌之中,一個偶尔出现的漩涡罢了,只是因为我们太渺小太短暂了,才误以为这个偶尔诞生的漩涡,就是所谓的规律。”
  “当然想过,尤其是在我最迷茫的时候。”
  雷洛的记忆,似乎回到了自己儿时的探索阶段,幽幽道:“但越是这种时候,我就越害怕,直到《日心说》的出现,激励着我的内心,坚定了我的信念,我一遍又一遍的阅读着,它给予了我无穷的力量……你怎么哭了?”
  “没什么。”
  萝拉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。
  而她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这样的对话,她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,几乎每次都是一样的答案。
  就在这时。
  岩洞外面突然混乱起来。
  雷洛和萝拉本以为又是能源故障,但隐隐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让两人不由身体一震,屏住呼吸聆听着,直至再次确认后,萝拉甚至难以置信的说不出话来,直至雷洛将她拉起,两人一同离开了岩石房间,来到岩洞的主道。
  “父亲,母亲,你们在哪!”
  人群中的呼喊声让两人情不自禁望去,正是天赐。
  “天赐,天赐!你还活着?”
  萝拉本能的就要上前拥抱天赐,却被雷洛一把拉住。
  雷洛的脸色极为难看,他的力量虽然衰落至此,但智慧却没有因此丢失,在看到天赐的第一眼,他就有了最坏的结果设想。
  “父亲,母亲!”
  天赐也看到了雷洛和萝拉,兴奋的跑来,却见雷洛面色阴郁,将萝拉护在了身后。
  他看向天赐,深吸口气后道:“熵,你赢了,不过你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要回你所丢失的质量,却是痴心妄想,这是一种没有解药的诅咒,刚开始时它微不足道,但越是随着时间流逝,它的副作用就会渐渐显现出来,你可以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,但你永远也找不回伱丢失的东西了。”
  雷洛竟是将此人当成了熵,穿着天赐的躯壳,尝试以这种方式要回它曾经丢失的质量。
  “这就是你口中一直崇拜的父亲吗?”
  芊芊将水晶之矛当成拐杖,脸色苍白的从人群中走出,看向了雷洛。
  即使距离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大半年,但她强行发动帝兵之力的后遗症,却仍然在困扰着她。
  “你的生命形态和法则形式,的确和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,倒是和你口中的那个熵有些类似,而且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那就是切割自己的记忆,封印自己的力量,真是畸形奇怪的文明形态。”
  “你是谁?”
  雷洛嘲讽道:“不论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上当的。”
  “看来你们这个世界的生物,的确是对这个名叫熵的家伙,产生了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恐惧。也对,这种生命体的确可以算得上强大了,至少在我的母界没有毁灭之前,恐怕也很难找出与之匹敌的存在。”
  芊芊先是低沉喃喃,随即席地而坐,靠在了岩壁上。
  似乎这个姿势能让她更舒服一点。
  “我叫芊芊,你不是派出天赐寻找古欧洛拉世界求援吗,他很会讲故事,历经磨难后终于成功说服了一位大帝,让他产生了兴趣,指名让我作为调查使跟随他前来调查。我最重要的任务是接回他口中的那个欧洛拉人,其次则是将这里所发生的事编纂成故事,还要带上各种风土人情遗迹资料,最后则是搜集这里的资源资料,看看有没有开发价值,不过世界已经毁灭成这样,最后这个任务也就没必要了。”
  “虽然不知道你从何得到的这些信息,但你以为说出这些,我就会信吗?”
  雷洛依旧冷笑对峙。
  其他学者们闻言,雷洛的话无疑是让他们再次陷入到了绝望之中。
  若这两人真的是穿着人类皮囊的超体人,也就意味着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。
  “父亲!”
  天赐痛苦道:“是我的错,是我回来晚了,没能按照您和修罗道大师的指示,请求欧洛拉世界加入这里的战争,阻止世界的毁灭,但我真的是天赐啊!我不会忘记,小的时候因为逃课,是母亲怂恿您打我,然后她自己后来却假装安慰,我没有忘记柯里昂爷爷教导我……”
  天赐诉说着儿时的一件又一件往事,雷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逐渐放下了戒备,眼中的冷漠逐渐变成了柔和。
  “天赐!”
  萝拉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紧抱着天赐哭了起来。
  这种死而复生、失而复得的情感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。
  一家人的团聚,也让此处岩洞内原本的绝望情绪,又再次变为了喜悦。
  大约两天之后。
  岩洞内残留的最后人类学者们,才总算一点点了解到天赐所经历的一切,从一个人出现在欧洛拉世界,一点点的探索询问,从最开始被当做疯子,再到认识了朋友,再后来接触到芊芊……
  至于星幕世界的情况,两人虽然从超体人那边了解到一些,却只有战争的总体进展,而关于学术界一些的细节,则只能从这里的人类学者口中获得了,芊芊尤其关心这个世界古欧洛拉人的一切。
  “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。”
  雷洛看向芊芊道:“熵真的被你们打败了?”
  “不是我们!”
  芊芊嘟着嘴,不满道:“是我!是手持帝兵的我打败的!他只是个向导而已!”
  随即她见雷洛仍有些无法相信,便傲然冷哼道:“大帝之力岂是你们这些偏僻封闭世界的家伙们能够理解的,既然那个最后的欧洛拉人已经死去,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把你们接到欧洛拉世界,把故事讲给大帝听,满足了大帝的兴趣后,划分给你们一片区域生存就行了。”
  “芊芊,你刚刚说,大帝之力已经超出了我们认知。”
  细心的萝拉看向小女孩,试探性问道:“那么它们能不能把这个世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将超体世界抢夺走的法则元气归还回来,让这个世界恢复生机?”
  “能是能。”
  芊芊的回答让众人呼吸一促,但紧接着她便无趣道:“可是不值得啊,你们这样在战争中毁灭的世界数不胜数,要是每个世界的事都管管,大帝们岂不是忙死了,再说你们这里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资源和战略价值,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  “特别的资源……”
  雷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竟是缓缓取出了一小块晶体,递给了芊芊。
  “呃,这是什么!”
  芊芊脸色一变,察觉到这块晶体内所记录的庞大信息,并具有相当的污染性。
  “这是一个名为不朽者的机械形态生物,所携带的物质,一个未知世界的文明在灭绝前,将自己的生命特征和意识形态以这种形式记录起来,寄希望于有一天,能够通过基因污染的方式死而复生。”
  芊芊听到雷洛的解释后,兴致盎然道:“有点意思,只有这么点吗?”
  “当然还有!”
  雷洛看向萝拉和天赐,他能够看到两者眼中逐渐换发的神采。
  半年后。
  在雷洛的带领下,在排除了几个疑似区域后,一行人终于找到了通往地心世界的隐蔽入口。
  然而等待它们的,却是海主的咆哮。
  “没有海洋之匙,你们不可以进来。”
  巨脸的咆哮,它守护着星幕世界最后的物质和文化遗产,也是无数生物们的最终信仰,此刻的它就等同于曾经星幕世界的世界意志,只是弱小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  “我要的东西,谁敢阻拦?”
  芊芊手持水晶之矛警告道:“赶快让我进去,不然我就要闯了!”
  片刻后。
  随着水晶之矛上的亘古延绵法则之力,仿佛洪水海啸般汹涌而出,几个沙漏时间后,海主守护的水幕终究被暴力突破,一行人进入到了地心世界内部。
  “这里就是地心世界吗?”
  虽然修罗道曾经和雷洛讲述过地心世界的一些遭遇和见闻,但那时的地心世界,还是外面世界未进入到末日之前的景象,但此时此刻,看着这片闷热贫瘠到处充斥着饥饿和瘟疫的海洋世界,零星的岛屿上到处都是死亡景象,雷洛不禁庆幸,学术界当初没有投资这里果然是正确选择。
  这才仅仅过了三百年左右而已。
  若是再向后延续,这个被视作星幕世界最后庇护所的地心世界,必将成为为了生存残酷杀戮的修罗地狱。
  “就是它。”
  当雷洛指认出不朽者后,芊芊二话不说,当即便挥动起水晶之矛,尝试困住这个特殊的生命体。
  不朽者自是不会束手待命,它拼命挣扎着,企图将芊芊带入到记忆当中,但却被水晶之矛洞穿虚幻的方式无情撕碎,并直指那个躲藏在无数记忆深处的不朽者本源。
  “搞定!”
  仅仅半天时间不到,芊芊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,动用这种层次的帝兵之力,并不会给她带去更多负担。
  哗哗啦啦。
  旋涡海主再次汇聚成一张巨脸,似乎想要想这些闯入自己体内的污染着吞噬。
  芊芊无奈之色向雷洛道:“你确定这里没有你的族人了吗?”
  “是的。”
  雷洛以为她对这里大开杀戒毁灭,于是又赶忙道:“这里是星幕世界最后的希望,请不要……”
  “放心啦,我知道!只是这个家伙几乎没有理智,杀了一次很快又会凝聚,既然这里没有你的族人,那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个世界,去欧洛拉世界吧,到时候这个世界的命运,就看天意了。”
  说完她高举水晶之矛,雷洛突然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  这件武器,似乎是一个世界,或者说是自己曾经星体真身的最终阶段。
  紧接着在场的不足千人,都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包裹起来,就仿佛是鸡蛋壳内的蛋黄一样,惊奇的看着彼此。
  旋涡海主的速度是如此之慢。
  就连外面厚重的面也渐渐变得透明起来,似乎是因为这间帝兵开启更深层的时空之力,正在忽略星体的物质阻隔。
  “时空信道吗?啊!!”
  雷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,头痛欲裂般挣扎着。
  萝拉和天赐见此,不由担心的想要上前帮助,芊芊却无奈道:“你们帮不了他,帝兵撕裂时空的力量,也撕裂了他的一部分自我封印,让他恢复了一些记忆,看来这些记忆不怎么美好啊,是不是世界毁灭时的痛苦?”
  萝拉脸色十分难看,看向仿佛野兽般挣扎的雷洛,低声道:“对于他而言,也许要比世界毁灭更痛苦吧。”
  紧接着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紧张的看向天赐道:“你呢,知道了这么多,在了解到《日心说》的错误后,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?”
  天赐不解道:“当然也愕然过,不过探索真理的途中,本就是不断自我检验错误的过程,当你的了解的越多,才越明白自己的渺小,这不是父亲一次次对我说过的吗!”
  “也许是你的父亲太可怜了。”
  萝拉回忆着这几百年来,雷洛所经历的一次又一次痛苦,她眼泪道:“这么多年来,他的心也许从未走出过格兰自然科学院的那间教室,始终幻想着太阳是宇宙的中心,会给他带来无穷的力量,看似强大的外表下,实则只是一个在教室里不断幻想的孩子,拒绝接受残酷的现实。”
  (全书完)
  …………
  …………
  …………
  白鹭已经忘记有多少时间,感觉自己像一只装在烧杯里的小人,看待外面世界的一切。
  三十岁的年纪,曾经青春时期的不安、冲动、愤懑不平等等情绪,都被这层玻璃挡住,同时也困住了白鹭的认知,害怕接触外面的世界。
  白鹭也在想,童年带来的伤痛和迷茫,是不是真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治愈,一个普通的家庭生活竟是如此的艰难。
  《格兰自然科学院》白鹭中间断了很多次,这本书几乎是一点点软磨硬泡啃下来的,除了知道有一小批书友始终坚持追看,书评白鹭已经很久都羞愧于看了,原因无他,实在羞愧,羞愧于自己没有创作好世界,羞愧于自己没有付出应有的激情,羞愧于没有给读者带去思考和享受,羞愧于没有创作出应有的价值。
  白鹭的女儿降生了。
  有的时候,白鹭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被点燃了,想要为她创再出一个不再痛苦的童年,让她正常健康的成长,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,有一个爱她关心她的母亲,有一个平凡却又温馨的家庭,充满朝气的生活。
  但也有的时候,白鹭感觉自己不配为一个人,像一只小八爪鱼,安安静静的躲在瓶子里。
  白鹭知道这是心理疾病。
  时间过去如此之长,白鹭甚至只记得最开始创作的时候,最初始的目的,是为了塑造一个让整个世界多元文化都恐惧的超体人,然后却被宇宙深空的更强大文明轻松击杀,塑造出大家都只是虫子,宇宙无限伟大的科幻感,实在可惜。
  休息一段时间,新书陈默已经积累几十万字,但不做宣传了,等白鹭状态稳定后,只会默默认真写好,开启新的人生旅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