湘艺小说网

第418章 装到了

小说:本王姓王 作者:实验室的仓鼠 更新时间:2022-11-13 15:50
  姬奇林带来的几人皆是军中好手,马上生马下死,出手狠辣又浑不怕死。此刻听闻公子发话,一个个捏紧拳头向身体单薄的南门霍信走去,丝毫不理会对方的身份。
  南门霍信并没有料想中的慌张,依旧冷着脸道:
  “姬奇林,你可想清楚了,你这是要让姬家与我南门家为敌。”
  “笑话,我帮南门家除去个废物,他们感激我还来不及,你老娘一高兴,保不齐就给老子自荐枕席了。”
  姬奇林说完,直接朝几名手下一使眼色,“愣着做什么,他又不是小娘子,你们还打算怜香惜玉不成?”
  几人闻言相视一眼,面带狞笑冲向南门家大公子,南门霍信目露怒意,他没料到姬奇林真敢动手,以往对方再混账,最多也只是逞逞嘴上能耐,若让他动手是没这个胆子的。
  南门家与姬家虽谈不上同气连枝,但往来也算得上密切,今年年初,两家长辈还曾坐到一起,谈论了一番各自家族年轻后辈。
  聊到兴起,两家似乎隐隐产生了要联姻的想法,其中姬奇林跟自家堂妹南门复青刚好都到了嫁娶年龄,两家长辈似乎有意要撮合二人,如此要紧关头,这家伙怎就开始犯起浑来。
  ……
  南门霍信皱眉思索的功夫,几名壮汉已然走到近前,当中一人伸出手搭在这位比自己矮一头的南门公子肩膀上,另一只手则高高举起,就要给这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来一下。
  南门霍信始终面露冷意盯着对方,好几次捏紧拳头又放下,到最后,他干脆直接一松手,澹澹看向姬奇林道:
  “今日的羞辱,南门霍信会铭记于心。”
  姬奇林没来由地心头一慌,但随即气急败坏道:
  “给老子打!打断这个废物的腿!”
  话音刚落,一个戏谑的声音突然自屋外响起:
  “哟,姬千户好大的官威啊,不知南门公子做了什么事,值得千户大人下此重手?”
  几人回头望去,却见一个年轻男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走了进来,来人正是当朝八王爷。
  南门霍信见到王柄权脸上立马浮现出喜色,姬奇林面色则显得有些不自然,他不敢当着王爷的面胡来,抬手示意停手,并朝王柄权作揖道:
  “不知王爷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  “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,大家都是来找乐子的,你还真把这当成自己家咋了?”王柄权挑了一张椅子,直接大马金刀坐了下去。
  “王爷真爱说笑,南门公子欠了在下的银子,在下是特意来讨要的。”
  “哦?”王柄权扭头看向南门霍信,“南门兄,可有此事?”
  姬奇林听到对方口中的称呼,脸皮不由一抽,合着这位王爷摆明是要给南门家的废物撑腰了。
  南门霍信抓准机会,赶忙道:
  “确有此事不假,但在下借的是十八万两,姬公子却管我要九十八万两,属实是……”
  【话说,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,野果阅读,.yeguoyuedu安装最新版。】
  “欺人太甚!”
  王柄权一拍桌子,将南门霍信没说完的话说完,一旁的姬奇林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得一哆嗦。
  王柄权扭头笑眯眯看向姬奇林道:
  “姬公子莫怪,刚才桌上有只蚊子。”
  姬奇林讪讪一笑,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说着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这二月都没出,哪来的蚊子?
  ……
  迎着王柄权略有深意的目光,姬奇林硬着头皮说道:
  “那个,是姬某看错了,确实是十八万两。”
  王柄权闻言面露满意之色,开口道:
  “既然误会解开了,那本王就替南门兄做个主,这银子连本带利一分不会少你,但这几天暂且还不上。这样,等南门兄跟顾花魁成亲后,收了喜钱再给你,如何?”
  “王爷考虑周到,甚好。”姬奇林点头哈腰说到,全然没了方才目中无人的跋扈做派。
  王柄权点点头,“既然如此,今晚大家随便吃随便喝,所有的消费由姬公子买单。”
  姬奇林先是一愣,刚想开口,却见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开始朝王柄权谢上了,他也只能老实认栽。
  ……
  这时,楼梯处又传来“蹬蹬蹬”的上楼声,不多时,房间门口出现一个披甲佩刀的大内侍卫,来人正是侍卫统领邹顺。
  邹顺快步上前,凑到王柄权身旁小声耳语道:
  “王爷,陛下召见。”
  王柄权一皱眉头,“很着急吗?我逼还没装完呢,而且今晚好不容易逮到个冤大头,正想着好好宰他一顿。”
  他说话的时候,完全没想着收敛声音,这番话一字不漏落入姬奇林耳中,后者欲哭无泪,一脸的吊丧相。
  邹顺连忙继续小声道:
  “王爷,要紧事,您还是赶紧随卑职进宫吧。”
  王柄权狐疑看了眼邹顺,发现对方确实满脸着急,略一思虑,直接起身道:
  “诸位,我去办点事,若是太晚便不回来了。”
  说罢看向姬奇林,“姬公子,这顿你先帮我留着,改日我单独让你请。”
  自以为逃过一劫姬奇林笑容僵硬道:
  “能请王爷喝花酒,是小的福分。”
  “有前途。”
  王柄权面露赞赏,转身大笑而去。
  ……
  出了风月楼,王柄权的神色立马严肃起来,沉声问到: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“回王爷,昨夜宫里闹刺客,但我等都未发觉,当时陛下一人面对此人,据陛下所说,那人……是在梦中刺杀他的。”邹顺犹豫片刻,道出了实情。
  “梦中刺杀?”
  饶是王柄权见多识广,听闻这话也不由有些发懵。
  “具体情况您还是问陛下吧,小的就知道这么多了。”
  邹顺自昨夜便没睡觉,此刻更是心虚到不行,王柄权瞥了他一眼,也猜到了其中大概,宽慰道:
  “你也别太自责,若真有人能梦中杀人,也不是你能阻挡的。而且圣上为人我还算清楚,他既然让你来找我,就是没打算追究。这样,你先回去休息,我待会顺道帮你说说好话。”
  “谢过王爷。”
  王柄权的话让邹顺心头一暖,连忙拱手致谢。
  ……
  “如此的话,我就先去了,你慢慢走着。”
  说罢,王柄权脚下迈出一步,身形瞬息而去,脚步落地时,已然身处十丈开外。
  邹顺见状瞪大了双眼,有些难以置信,他知道这位王爷武艺过人,却没想到对方竟还会这玄之又玄的本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